工业观察:新型大型货运无人机,先驱还是先驱?

发布时间:2020-03-25 08:00:00

行业观察,“新品种”大型货运无人机的先锋,还是道路的先锋


航空摄影、植保、巡线,甚至小货物运输,多旋翼小型无人机早已飞入寻常百姓家,中国在这一领域的实力是世界上***的。然而,一架能飞行数百***、载重数百公斤以上的大型货运无人机,在世界上仍是一个“新物种”。如何审查其适航性能,如何监督其运行,在世界范围内都没有可遵循的规则。虽然中国民航业的基础不牢固,但近两年来,AT200和飞鸿-98等大型无人机的出现层出不穷。今天,我们对大型货运无人机的机会和风险感到关切。

2018年6月18日,刘强东宣布京东首架重型无人机总装线下线。这架无人机名为jdy-800,重840公斤,11月***成功飞行。

今年1月23日,在山河SA60L轻型飞机的基础上研制出的7000公斤SA60U,由TUO攻击机器人和山河科技研制成功,***载重180kg。

在新技术革命推动的产业变革浪潮中,无人驾驶无疑是人们关注的焦点。

在汽车领域,各种英雄和资本纷纷进入,传统巨头纷纷转向。谷歌的自动驾驶仪项目始于2009年,其Waymo自动驾驶汽车测试里程已超过2000万***。大众汽车日前正式宣布,在不久的将来,该车将成为一款软件产品,大众汽车将成为一家软件驱动的公司。

军用无人机充分体现了无人机技术的成熟。许多国家已经大量装备了用于调查和操作的大型无人机。根据2017年军事平衡,2016年美军拥有1116架无人机(不包括微型无人机),其中637架起飞重量超过600公斤的重型无人机,占近60%。无人机主要由五大制造商供应: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通用原子公司、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波音公司和德事隆公司。

在民航领域,对飞行员的身体素质要求很高,驾驶技能训练的成本也很高。据统计,驾驶员的工资和培训费用约占航空公司运营总成本的25%。

从安全性、经济性和市场可接受性的角度来看,无论是公路、铁路还是航空,货物运输都是无人驾驶的优先领域。为此,顺丰、京东等多家物流企业纷纷投资开发大型货运无人机。

截至2018年底,中国共有158架货机投入运营,其中15架是2018年进口的。联邦快递有671架飞机,UPS有649架,DHL有420架。只有从这个数据来比较,中国航空货运的增长空间才会非常大。

所以问题是,中国未来的航空货运市场还有这么大的空间吗?国内航空货运会发展成为像联邦快递、联合包裹和敦豪这样的巨头吗?

可以从两个方面来分析。首先,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发达的高速铁路网。虽然成本相对较高,但一些原本需要飞机运输的货物可以通过高铁或高速陆基快速网络实现。中国可以跨越国际航空货运的发展模式。二是目前我国机场数量较少,特别是支线机场和通航机场数量较少,很多货物不具备快速运输条件,难以增加附加值。俗话说:“江水满,江水满”。作为航空运输的一条小河,区域航空和通用航空的短板制约着航空干线“大河”的发展。

我们正处在一个瞬息万变的社会。在新技术、新产品的支持下,新零售、新制造、智能物流等新业态、新模式快速发展。大型货运无人机将成为这张图片中的一个重要连接。从这个意义上说,陈冯富珍认为,大型货运无人机这一“新物种”的增长是大势所趋。

但目前民用无人机管理体制和运行经验的缺乏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我国《民用航空法》对无人机运行管理也没有相关规定。如何建立一套完整的运行监督体系,如适航审定程序、空域管理、频率管理等,是一项复杂而庞大的系统工程。

为此,中国民航等部门积极回应和探索创新。最近,他们发布了基于操作风险和特定无人机试运行管理程序的无人机适航审定指南(暂行)。此前,已对货运无人机、巡线无人机、载人无人机等开展了飞行员适航审定工作,此次发布的新文件将无人机适航审定工作推上了不可逆转和不懈的制度化轨道。中国民航表示,在与业界密切合作的基础上,今年年底前将初步建立基于操作风险的无人机适航管理体系。

此外,可以预见,一旦相关监管规定出台,货运无人机等大型民用无人机将获准商业运营,波音、空客等航空巨头也将推出此类产品,因此很容易抢占市场。在制造业全面开放的今天,国内这一领域的先行者必须在监管规则制定过程中完善知识产权布局,筑起维护自身利益的屏障,避免成为产业发展的先行者。就连拥有设备采购权的顺丰、京东等物流企业也需要关注这个问题。

国际经验证明,通用航空可以成为一种交通方式、生活方式和休闲方式,但在中国1000多万平方***的广阔蓝天下,便捷的飞行仍是广大人民的梦想!中国现在的机队相当于100年前的美国!资料显示,1927年,美国可通航飞机数量超过2000架

当前我国航海业的热火朝天的失败主要有两个原因。一种是“因窒息而浪费食物”。由于缺乏空域安全监管,禁止一次全部飞行,造成空域资源浪费。另一方面,过度监管造成飞行困难和成本高昂。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民航局副局长李健在接受采访时坦承,我国航海业仍处于发展的艰难时期。2018年,中国民航组织全行业调研,梳理出通航发展监管问题193项,出台改革政策60多项。此外,还有七类问题需要在国家、军队和地方各级解决。